酷比免費影片

返回成人文學>>www.avkob.com

無碼下載 精選光碟 情人視訊 線上A片 情趣用品 戀愛視訊 特效催情 性藥專賣 返回文學列表

hi8無限激情A片通通看到飽

※情趣用品※

性愛娃娃性愛娃娃 G點按摩棒G點按摩棒 秘密情人秘密情人 女優名器女優名器

※免費下載※※線上A片※※精選AV※

01.本土無碼 01.日本無碼 01.日本推薦無碼 02.熟女/人妻/家庭主婦 02.素人娘/素人援交 02.高畫質一本道 03.偷窺/盜撮/隱蔽拍攝 03.多人亂交區/3P 03.加勒比女優系 04.巨乳/美乳/乳交 04.近親相姦/義母/義父 04.無碼中文字幕 05.OL辦公女 05.日有碼 05.素人搭訕路人 06.學生妹/女子校生 06.HD高清頻道 06.痴女淫語女女 07.絲襪/美腿/足交 07.吞精/口交/顏射/接吻 07.近親相姦亂倫 08.痴漢/電車色狼[ 08.強行猥褻 08.針孔偷拍自拍

※情人寶貝※

夢幻美少女 古錐寶貝 妃♡妃 小甜甜
成人網站,無碼,有碼,免費AV,色情,日本A片高潮屋春藥館

【情色文學】代用身體

【情色文學】代用身體
我叫林家文,暗戀高中的同班同學姚姍姍已經一年多了。,王姍姍是我們的班花摟摓撂摝,睡碬碠碣但一直沒看過她交男朋友。現在是高二的暑假的開始,爸媽跟妹妹到日本旅遊一周稦稫種稯,碢碳碪碴這是一個好機會,我鼓起勇氣決定打電話向她告白。

手機響了七聲榣榥榷槌,緒緅綬綽咦~通了。「喂,妳好慔慣憀慁,槉槆榹榕我找姚姍姍同學。」「我就是,你是林家文吧,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遠端傳來姍姍甜美的聲音。「有件事想跟妳說,妳現在有空嗎?」我問。「我剛要去圖書館,沒關係,你說…..」姍姍回答。「我…覺得妳很有氣質,很漂亮,我…..我喜歡妳,妳願意跟我交往嗎?」我終於說出來了「嗯….你是一個很好的人…」姍姍的語氣雖然婉轉,但我知道她的意思「我知道了。」我難掩失望的說「……..」姍姍沉默了一陣子,然後開口了「告訴你一個秘密,你不可以跟別人說喔…」「好」我斬丁截鐵的回答,就算不能當姍姍的男友,那當她的好友也不錯。

「我只跟你一個人說,其實,我是女同性戀….」姍姍說出了我不敢置信的話。我愣住了,「你千萬不可以說出去喔,掰掰。」姍姍再次叮嚀然後掛上了電話。姍姍是怕我傷心,才將這個秘密告訴我的吧。此時,突然窗外一陣閃光,一塊石頭打破我的窗戶飛進來,打到了我,接著我就失去知覺。醒來後,發現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物,圍著我。「對不起,我們是路過的外星人,因為機件故障緊急迫降,不小心誤傷了你」我的腦中響起了一個聲音。「你的身體正在修復中,要一個星期才會好,我們會暫時給你一個新的身體代用。」然後我又昏了過去。等我醒來,我發現我躺在自己的床上。我連忙檢視我的身體,然後又差點噴血,開玩笑吧,怎麼給我女孩子的身體,而且還是裸體的,還是想辦法先穿上衣服吧。

妹妹跟我同校但小我一年級。我到妹妹的房間,打開妹妹的衣櫃,翻出了她的衣服。我突然有一個想法,我去找姍姍好了。然後我穿上了妹妹的內衣褲跟校服。照了鏡子才發現,我的樣子還真的清純可愛。頭髮有點長,我綁了馬尾。在鏡子前面又欣賞的半個小時,才依依不捨的將視線移開。身體並沒有什麼難以控制的地方,只是我可以感到路上的行人一直盯著我看,這就是身為美少女的感覺吧。到了圖書館,發現姍姍正在角落看書。

我走過去,在她旁邊坐下來。她專注的看著書,我靜靜的看著她。她也似乎注意到我了。「妳好,請問妳是?」姍姍有禮貌的問我。「我是新轉學的同學,我叫王佳雯,請多多指教。我想認識一些新朋友。」我隨口編了一個故事。我發現我的聲音跟姍姍一樣好聽。「妳好,請多指教。我是姚姍姍。」姍姍很大方的回答。時間已經是下午。「要不要到我家去喝茶聊天。」姍姍問我。我當然一口答應。難不成姍姍對我有意思,可能想太多了吧。到了姍姍家發現她的家人也不在。「妳家沒人啊?」我問。「他們去東部玩了,要兩天才會回來。」姍姍回答我。姍姍帶我到她家樓上的溫室花園喝茶。陽光雖強,但通風不錯又有樹蔭,並不會很熱。「佳雯,妳是一年級啊?」姍姍看了我妹妹的校服,上面有一條槓。「是啊,哦,那我要叫妳姍姍學姊了!」我說。「佳雯,妳有男朋友嗎?」姍姍邊泡花茶邊問。「我,我不喜歡男生的。」我回答。這也是我的心底話。「喔,難道妳….喜歡女生嗎?」姍姍震驚的問。「嗯。」我回答。姍姍將玫瑰花茶遞給我。然後聞了我的脖子。「妳知道嗎?妳身上有股特殊香味呢。」姍姍挑逗我。

「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,輸的人要接受處罰。」姍姍提議。「好啊。」結果第一次我拿到一張Q,姍姍拿到8。我贏了。「把妳的裙子脫下來吧。」我要求。姍姍很不好意思的解開側邊拉鍊,讓學校製服的短裙落在她的腳邊。「再來。」姍姍很不甘心的說。結果我是一張2。不用翻就知道輸了。「我要妳脫胸罩。」姍姍高興的說。「再來。」換我先抽,哇又是小牌。結果換我的內褲被脫走了。「再一張」我抽。結果是一張Ace。哈哈。這次我贏定了吧。姍姍抽到了K。我贏了。「到妳房間去吧。」我要求。到了姍姍的房間,我要她躺在床上。姍姍的床又軟又透著少女體香。「妳信任我嗎?」我問姍姍。「嗯。」我把她的手綁在床頭,而她似乎不願意反抗。我幫她脫掉了上衣,露出了可愛的內衣。

然後將舌頭羞澀的伸入了她的嘴裡。身體緊貼著她摩擦著,她微微喘著氣。「學姊,把內衣褲也脫下來好嗎?」我問。姍姍點了點頭。我就不客氣的把她的內衣褲都脫下來。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深入,我感到她的胸部逐漸變硬,私處也濕潤了。她看著我的眼睛,讓我進一步愛撫著她的敏感部位,我手指甚至按上了她的小豆豆。她一邊被我玩弄,一邊看著我調皮又可愛的樣子,慾火也一發不可收拾。她的理智也逐漸被慾望所淹沒。雖然她極力抑制,但仍發出了微弱而甜美的呻吟。我也脫下了剩下的上衣和短裙。主動將我的胸部對著姍姍的胸部緊貼著,而濕潤的私處也微微摩擦著,我們的愛液都混在一起。「學妹,妳好色喔。」姍姍不敢直視我,紅著臉低頭抱怨著,我確定她已經不排斥這種動作了。我將臉移到姍姍的私處,用舌頭輕輕舔著她的玫瑰花瓣,她好像觸電一般,發出了很舒服的嘆息聲。隨著我越來越興奮,下體也越來越濕,我的毛茸茸的小森林滲出幾滴愛液,順著大腿根部流到床單上。而姍姍早已失去理智,一直呼叫我的名字。

我也順勢解開了她的手上的繩子。「佳雯,我喜歡妳。」姍姍的告白,就在我跟她告白的同一天。雖然她喜歡的是女生的我,但是還是很高興。我繼續吻她,吻她的頸,她的耳朵,舌頭在她的耳窩中回轉。她又開始興奮輕微扭動著身體,並在享受我帶給她的快感。我將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愛撫著,欣賞她美麗的身軀是一種享受,輕吻著她的小腹,她抓住了我正在慢慢下移的手,我輕輕的擺脫了她的束縛,她不再反抗了。她屬於慢熱型,需要慢慢地進入狀態,像這會兒她就已經進入狀態了。終於將手指深入她的嫩穴,她緊張的抽動了一下,並不明顯,但我感覺的出她有些緊張。手不再移動,讓她慢慢適應,過了片刻,我很輕很慢的刺探前行,不斷的在她耳邊重複著: 「別怕…學姊…妳知道我不會傷害妳…相信我…」前行的阻力很大。

不過終於還是進去了。「有點疼…」幾滴淚水在她眼裡打轉。我知道,她正承受著撕裂的痛苦。「別怕…一會兒就不疼了…」我安慰她。她的表情有點痛苦,但還是忍著。也許是第一次的緣故吧,沒多久就感到了她有節律的痙攣。與此同時劇烈的扭動著身體,雙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。她眉頭緊鎖,禁閉著雙眼,面色潮紅,僵直著身體。過了一會兒,身體漸漸軟了下來。我知道她已經得到了高潮…一切結束後,她緊緊地抱著我,我們互相抱著彼此緩緩睡去。 (2) 等我醒來時已是夜幕低垂,我意識到這個身體跟我的腦好像在互相適應,讓我變得比較女性化。在她房間洗好澡後,我穿上原來的衣服。

我們在門口深情的吻了一下,然後互相告別。「佳雯,路上小心哦。」姍姍關心的叮嚀著我。我離開姍姍家要搭公車回家。公車站牌就離姍姍家不遠。一個國中生開口「大姐姐妳好漂亮喔,妳是姍姍姐的朋友嗎?」「請問你是?」我很有禮貌的問。「我是住在她家對面的鄰居。妳叫什麼名字啊?」他回答。他看起來身材瘦小。「我叫佳雯。」我向他甜甜的一笑。「佳雯姐姐,你好性感喔。」他的話開始不正經。他接著說「尤其是妳和姍姍姐做愛的樣子。」我心想,他怎麼知道,難道被他看到了。「我已經拍下來了。除非妳晚上跟我上MOTEL,我才會把相片刪除。妳不用擔心,旅館的錢我會出的。」他威脅我。他照下了我和姍姍做愛的樣子。我想,雖然我現在是女孩子的身體,但以我的柔道技巧對上他瘦小的體型,我應該可以製服他,先讓他拿出數位相機好了。「好吧。你這個小惡魔。」我用甜美的聲音說,並允許他摟著我的腰。

到了MOTEL,我還是只能見機行事。房間看起來還蠻豪華的,大致分為兩個部分,一邊是和室,另一邊是天井,天井裡種滿了植物,中間還有一個大的橡木桶可以沐浴。他拿出了棉被鋪在榻榻米上,然後偷襲想將我壓到在床上。我反射性的使出柔道的技巧,把他摔到棉被上。想不到他很快的爬起來,又朝我撲過來,我很吃力的又使出過肩摔,只是覺得這次肌肉已經拉傷。我想我無法抵擋他的第三次攻擊。「佳雯姐姐,想不到妳還會柔道。」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說。「你先把相片刪除,我就放過你。」我趁勢嚇嚇他,其實我已經沒辦法對付他了。「不行,除非妳把我打死,不然我要把妳的照片放到網路上。」他還不死心。可是我又不能主動製服他,久了還是會被識破,現在已經進退不得。「好吧,只要你把相片刪除,又不脫我的衣服,我就聽你的話。」我開出條件。他對我的身手評估錯誤,不甘願的拿起數位相機將照片刪除。然後小心翼翼的走向我。

我一出手就會暴露實力,只好等待體力恢復再將他製服。我並沒有擺出防禦姿勢。「佳雯姐果然守信用。」他試探性的將我壓在棉被上,我放棄抵抗的任他壓著我。他猴急的吻我,我的雙手被壓著,只能將頭轉開。「佳雯姐,妳不是說妳會聽話嗎?」他說。為了避免情勢惡化,我閉上眼睛並鬆開了雙唇,他成功地將舌頭伸進去,並讓我吞了不少他的口水,然後雙手襲擊著我柔軟的身體。一陣被征服的無力感在我全身擴散,想不到這個身體還蠻喜歡這種感覺,我意識到全身的敏感帶因緊張興奮而充血變硬。

這種令人羞恥的反應讓他知道還得了。我用盡全身剩餘的力氣掙脫,只見我們的唇之間竟牽起了細細的銀絲,他氣喘噓噓的抓著我。此時我的臉竟羞得通紅。「對女孩子要溫柔一點。」為了掩飾羞澀,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冷漠,但透過甜美的聲音說出,卻好像在求饒。我一時還無法反應就再次被他擁在懷中,自己無比嬌羞的表情怕被他瞧見只能別過頭去,潔白滑嫩的身軀就這樣跪著跟他的身體緊貼在一起。豐滿的乳房隔著校服被他的胸膛壓得扁扁的,百褶裙在圓滑豐滿的臀部上,被他來回放肆的抓摸著。他的動作越來越猥褻,越來越深入。我的手抓著他的手,心撲通撲通的跳,深怕他有超過尺度的動作。

他撩起我長長的秀髮,放肆的品嚐著我的粉嫩敏感的耳垂,哈哈淫笑著說:「佳雯姐,妳是我玩過最有氣質的女生。」他順著我的粉頸、鎖骨一路吻下來。我全身一個顫慄,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他另外一手也由腰部伸入了我的校服內,摟著我的光滑的細腰。「你這個惡魔…..」我雙手搭在他的胸前,頭則微微向後仰著,但全身還是被他摟緊。他繼續進攻,再一遍吻我的額頭、雙頰、美目、粉頸,最後則在我的耳後親吻,同時在我耳邊呵氣道:「姐姐,妳真的很性感。」酥麻的感覺讓我心跳加速,幾乎消耗掉我剩餘的力氣。「不要。」我半推半就。

他不顧我的矜持,再次擁吻著我,我的雙唇輕易的被撬開,任他挑動我的丁香小舌。他猛烈地在我的口中攻城掠地,逼得我只能用舌頭委屈迎合著。滿溢的屈辱感,讓我的胸部乳暈又迅速充血膨脹凸起,快感在胸前迴蕩。他的在我腰間的手一鬆,我雙腿早已酥軟無力支撐,讓他順勢將我放倒在棉被上,我雙手自然攤開,但紅通的臉跟沉重的呼吸還是洩漏了我羞澀的心情,我害羞的夾緊了細長的雙腿。他躺在我的身旁,一手輕挑地將我的下巴抬高,用征服者的眼神看著我。我只得讓他好好欣賞我受窘的屈辱表情。另一手則伸入了我的短裙內,侵犯我的私處,但他熟練的技巧跟恰到好處的力道,讓我全身舒服到不自主的顫抖。「姐姐,很舒服吧。」他得意的說。

我雙頰頓時染滿紅暈,纖腰不停的左右扭動著,想要將自己那羞人的部分逃離。他轉而視姦我二十三腰百褶裙下的誘人大腿,讓我不知要怎麼擺比較自在。「妳應該還是處女吧。」他一邊侵犯我的私處,一邊問我。我並沒有理他。他的動作突然變得粗魯,我柔嫩的花瓣怎經得起他的摧殘,只好忍痛點了點頭。「那我可以脫妳衣服嗎?」他得寸進尺的問我。「好吧,但你要憐香惜玉喔。」實在沒有談判的籌碼。他將我胸前的鈕扣逐顆解開。露出了白色半罩式的胸罩,渾圓有彈性的乳房也展現在他眼前。他用舌尖探入胸罩尋覓乳頭,並用手溫柔的揭起我的裙子,並看到我的粉紅色內褲。我臉兒變得更燙了。「把雙腳打開吧。」他下達了我不敢置信的指令。我覺得我的自尊被撕裂,心中掙扎難以抉擇。要反抗嗎,還是順從呢?我想掙扎在此刻是虛弱的,抵擋也只是激發他得獸性而已,不如讓這場惡夢早點結束。

在他的注視下,我緩緩地抬起雙腿將它打開。粉紅色內褲有點透明,他可以隱約看見我最私密的地方。他用舌頭隔著內褲輕輕的舔吻著,然後慢慢的把我的花瓣含到口中,用牙齒輕輕的咬著,吸著,同時還用舌尖挑逗著我最敏感的陰蒂。一陣電流由下體沿著腹部上傳,跟乳尖產生共鳴,薄薄的內褲已經逐漸因濕潤而透明,分不清是我的愛液還是他的口水。我的身體對他的動作反應很強烈,讓我有點難以承受,我開始害怕我會舒服得叫出來。他進一步動手要脫掉我的內衣褲。「不要,求求你。」無法逃離的我,開始改用楚楚可憐的聲音博取同情。

但他似乎喜歡看著我在他眼前被玩得死去活來。「妳自己脫吧。把胸罩跟內褲都脫掉。」他再次命令我。我害羞地低下頭,在他面前將胸罩前扣解開,他看著我的32C的乳房跟粉紅色乳暈直流口水。「你只會欺負姐姐。」我將胸罩放在地下,又將雙手伸入短裙內,慢慢將內褲順著修長白嫩的玉腿脫下來。「佳雯,把頭髮放下來吧。」他坐在棉被上得意的命令我。我把馬尾解開,柔順的秀髮披在我的肩上,讓我看起來更加惹人愛憐。這時我站在他面前,內心滿是刺激和緊張的感覺。他也脫下全身的衣物,陽具已經呈現暴漲的狀態。他將三個枕頭疊起來放在棉被上,要我跨坐在上面。我害羞的打開雙腿坐上去,他也跨坐在我前面,並讓我的手放在後面撐著,我的胸部因為這樣就更挺了。他那不安分的手指﹐自校服打開的縫隙中給滑了進來,慢慢地往上游移,終於摸到了乳暈與及中央那一小粒嫩嫩的粉紅色乳頭。

他用姆指與食指來揉捏它﹐過不多時,它就像顆浸了水的種子一般,開始腫脹變得硬挺。他每次輕輕一捏,我就有如觸電一般,不自主發出甜美的呻吟。他的舌頭很熟練入侵我的嘴,我完全無法抑制身體的羞恥反應,他用手掌整個把弄我的乳房,突然的大量快感突然湧入腦中,舒服的感覺讓我失去理智。我的頭微微後仰,彷彿告訴他,我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了。我全身酥軟,心跳如小鹿亂撞。他撩起我的短裙,用雙手摟著我的細腰將我拉向他,我的大腿也被迫打得更開。他的龜頭對準我已經氾濫的小嫩穴,用他的馬眼摩擦我的小豆豆跟花瓣。「不要這樣…..饒了姐姐….」我發出了微弱的請求,用手想將他推開。但他的獸性反而被我激起來,力氣變得好大,我的兩手反而被他牢牢抓住。「不要怕,我會很溫柔的。」他將我抱緊,用龜頭將我的嫩穴撐開,灼熱的肉棒慢慢滑到我的陰道內。

我完全無法阻止他充滿力量的大肉棒,繼續在我體內前進。很快的下體傳來撕裂的疼痛,讓我差點暈了過去。等我意識稍微恢復,疼痛又繼續傳到我的大腦,只意識到我正被他強迫開苞。「好痛。」我用微弱的聲音,向他博取同情。我穿著妹妹的校服跟短裙,衣衫不整的被他強迫插入又無力逃離。雖然疼痛佔據了我大部分的感覺,但有一種微弱的快感似乎可以緩和疼痛。我不再矜持,將我最軟、最敏感的部位,主動迎向他,配合他的動作,讓他毫無阻礙的在我體內衝刺,任他蹂躪我的每一吋肌膚。很快的,快感累積的速度遠遠超過我的預期,隨著我銷魂的嬌喘聲,也他加快了速度跟力道,我的陰道不自主收縮,累積的快感也逐步擴大到全身,一波接著一波的高潮逐漸取代了疼痛感,氾濫了我的身體。「啊~~求你輕點….我不行了」由於全身的肌肉都抽筋了,我又開始求饒。

他看著我欲死欲仙的表情,終於也忍不注射出了濃稠的液體,陰道感到一陣灼熱,被射在裡面,有一種莫名的被佔有感,我用雙眼迷離地望著他一下,主動將頭靠在他的胸前讓他抱著,繼續享受高潮的餘韻。「姐姐,妳做愛的姿勢跟表情好美,等一下再來一次吧。」原來由於我剛剛的配合,他捨不得放我走。等一下不知道他又會怎麼玩我,想到這兒臉又紅了。不過反正我已經被他玩遍了,也沒什麼好損失的了。我半開玩笑的說:「姐姐已經是你的人了,你想怎麼樣都可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