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比免費影片

返回成人文學>>www.avkob.com

無碼下載 精選光碟 情人視訊 線上A片 情趣用品 戀愛視訊 特效催情 性藥專賣 返回文學列表

hi8無限激情A片通通看到飽

※情趣用品※

性愛娃娃性愛娃娃 G點按摩棒G點按摩棒 秘密情人秘密情人 女優名器女優名器

※免費下載※※線上A片※※精選AV※

01.本土無碼 01.日本無碼 01.日本推薦無碼 02.熟女/人妻/家庭主婦 02.素人娘/素人援交 02.高畫質一本道 03.偷窺/盜撮/隱蔽拍攝 03.多人亂交區/3P 03.加勒比女優系 04.巨乳/美乳/乳交 04.近親相姦/義母/義父 04.無碼中文字幕 05.OL辦公女 05.日有碼 05.素人搭訕路人 06.學生妹/女子校生 06.HD高清頻道 06.痴女淫語女女 07.絲襪/美腿/足交 07.吞精/口交/顏射/接吻 07.近親相姦亂倫 08.痴漢/電車色狼[ 08.強行猥褻 08.針孔偷拍自拍

※情人寶貝※

夢幻美少女 古錐寶貝 妃♡妃 小甜甜
成人網站,無碼,有碼,免費AV,色情,日本A片高潮屋春藥館

【情色文學】我的群P經歷

【情色文學】我的群P經歷
吃過晚飯,天色絲毫沒有變暗,只是街道上多了一些匆匆趕路的行人,有的人顯得回家之前的小亢奮,有的人流露出下班之后無家可歸的小無奈,而我和莎則悠閑的坐在富麗華咖啡吧的沙發上,品著紫砂壺中正飄出淡淡香氣的鐵觀音。

  酒店的空調很好,可是莎的臉上還是有些泛紅,原因也許是剛剛吃過的參鮑羹,也有可能是茶水的溫度,當然,也有可能是吃飯之前……嘿嘿。

  莎是我在沈陽認識最早的女朋友,163,45kg,身材不錯,長相一般,皮膚很好,但膚色有些暗,胸不大,但形狀我很喜歡,小桃子形的。在沈陽,有一些在她之后認識的女孩子,我都已經不聯系了,但莎還仍舊能夠成為我在沈陽的女朋友之一,原因就是她總能在性方面給我很多驚喜,而且,她好像能了解我對性的渴望程度和接受程度。

  19點多,天色有些變暗,茶也喝了5,6泡,出來的茶色已經變淡許多,莎的電話響了。我知道今天的節目就要開始了。

  莎主動提出要讓我見她的幾個朋友,我有些吃驚,因為之前她從沒跟我說過她有這麼一個朋友圈子,這個圈子不大,7、8個人,他們或是夫妻,或是男女朋友,跟其他大多數朋友圈子不同的是,他們很真誠,不對,應該說是很坦誠,坦誠到赤裸相見。你懂的。我懂,但我沒接觸過,所以,我很期待,期待中,我隱藏了很多好奇和邪惡。

  通過電話,莎說離我的酒店不遠,就不用開車了。我也樂得走走路,再次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,本想問問,跟這樣一個圈子接觸都有哪些地方需要注意。但還是忍住了沒有問,一是怕被莎看出我的小輕浮,另外也是對自己這麼多年人生和工作閱歷的一個自信。就像看電影一樣,陌生的才永遠是值得探索和期待的,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結局,等待的過程就顯得那麼雞肋了。

  確實不遠,不到10分鐘,莎說前面就到了,作為客人,我還是決定在去之前先到便利店買些紅牛,寶礦力,順便買盒套套。莎雖然一直在說不用,他們一定都準備好了,但我還是感覺到了她小小的滿足,因為我是她帶去的,我的細心也會讓她在她的朋友朋友面前很有面子。

  一個90年代的生活區,樓下的大爺大娘們正懶洋洋的聚在花壇邊,小樹下,或坐,或站,或行,或晃,總之,節奏很慢,也很和諧。這與一會我即將面對並參與的場面顯得那麼的極端對立,我不禁擠出了一絲苦笑,這些老人們可能一輩子都想象不到,在他們的身邊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。當然,對我來說,又何嘗不是。

  上樓,來到門前,按了幾聲門鈴,大概過了幾分鐘,門才打開一條縫,門裡出來一個35歲左右,個人很高的女人,穿著睡衣,看不清身材,但睡衣裡面的胸部明顯沒有任何束縛,看得出是個人間凶器。

  莎趕忙向我介紹,這是萍姐,我禮貌的點頭。

  萍姐趕忙招呼進屋,進到屋裡,關上外面的大門,莎又將我介紹給了萍姐,萍姐笑笑說:「小丫頭,新認識的男朋友啊,很棒啊,快換鞋吧,本來說好要等你們的,結果他們幾個著急,先開始了。」這時我才有時間觀察整個房間,這是一個三室一廳的房間,客廳的窗戶掛著厚厚的窗簾,相信窗簾後面的窗戶也一定都關嚴了,客廳裡面的櫃式空調正吹著冷氣。

  客廳沙發上面還坐著一男一女,男的看起來有40多歲,只穿著短褲,身上的肌肉不錯,看得出年輕的時候應該更有男人味,女人穿著一件長裙,沒有轉頭,所以不知道長相如何,只看到一頭長髮披在身后,正被男人摟著看電視,心想:「這就算開始了?」正想著,萍姐喊道:「老段,別看電視了,莎莎領朋友來了。」「歡迎,歡迎,都是自己人,自己照顧自己啊。」老段客氣地欠了欠身,看著我說。

  「別客氣,您坐著。」我忙回道。

  「熱不熱?要不要先洗洗?」萍姐問。

  「不急,我先抱抱段哥,快一個月沒看見段哥了。」莎說著走了過去,坐在了段哥的腿上,摟著脖子親了一口。

  「小丫頭,想哥了?」段哥不客氣地用手揉揉了莎的胸脯。

  「段哥,你這肌肉保持的還這麼好啊,還每天3000米游泳?」「可不,要不能讓你萍姐滿意?能滿足你這個小丫頭?」「讓你朋友把衣服脫了吧,天熱。」「他第一次,讓他先適應適應吧。」莎關心的看著我說。

  「哥們,沒事,都是自己人,來,過來坐著看電視。」老段的手雖然沒有從莎的衣服裡拿出來,但還是很和善的看著我說。

  我走了過去,沙發上的女人往裡坐了坐,老段介紹,這女人叫欣,今天也是第一次參加,是她老公帶來的,她老公威正和另外一個叫浩的兄弟在房間裡面和浩的老婆冬忙活呢,果然,裡面的房間傳出了女人呻吟。

  「親愛的,我去衝一下,你和萍姐段哥說說話。」莎從段哥的腿上蹦了下來,對我說。

  「嗯,嗯……」莎剛進衛生間,旁邊就出現了女人呻吟的聲音,扭頭一看,老段已經把右手伸到了欣的裙子裡,正在大腿上來回摩擦著,欣修長而白白的大腿配合的分開,露出了黑絲的熱褲,老段的手終于停在了隱私部位,手掌緊扣在恥骨上,四個手指已經扒開熱褲伸了進去,有節奏的扣弄著。

  「啊……」欣的眼睛緊緊地閉著,但臉上已經爬上了淫蕩的紅暈,身體也隨著老段手指的頻率上下蠕動著。

  老段一直盯著欣的表情,左手繞過欣的脖子,從裙子的領口探了進去,一邊揉搓,一邊撥弄乳頭。

  「熱嗎?把衣服脫了吧。」萍姐溫柔的聲音,打斷了我欣賞的目光。

  確實熱了,雖然屋子裡面的空調一直在工作著,雖然在吃飯之前,莎已經努力的滿足過我,但裡面房間傳出的兩個男人舒服的喘息聲,一個女人滿足的叫床聲,再加上老段和欣的表現,這樣的情景,已經讓我燥熱難耐了。

  既來之則安之,來都來了,脫。很快,我就把體恤和褲子脫了下來,萍姐接了過去,很賢惠的掛在了門口的衣架上。走回來,依舊坐在我旁邊,瞥了一眼我仍然殘留在身上的內褲。

  莎這個時候已經衝完了,「我進裡屋看看什麼情況。」說完就跑了進去。

  (這個臭丫頭,是怕她在,我放不開,讓我自由發揮,還是她已經迫不及待了,奶奶個嘴的)萍輕抓起我的手,「走,姐姐幫你放水,衝一下。」我們起身來到衛生間,萍將睡衣脫掉,果然跟我進門時的判斷一下,裡面全部真空。雖然我個人不是太喜歡大胸的女人,但我不得不承認,萍的胸絕對稱得上是男人的致命武器,38c的尺寸,但並沒有下垂,櫻桃大小的乳頭正好掛在了胸廓上,紫色的乳頭在紅色乳暈的襯托下,顯得格外精致,平滑的小腹說明這個女人的生活還是比較講究,也可能是因為男人的滋潤,所以還沒有被殘忍的歲月留下任何衰老的痕跡,小腹下面的陰毛很濃,暗示著這個女人不一般的性慾。

  我應景的把內褲和襪子脫了下來,萍姐接了過去,轉身將它們掛在了浴室牆壁的掛鉤上,我不禁在身后摟住了萍姐,兩只手輕揉著乳房,下面緊緊地貼在了萍豐滿的屁股上。剛剛在客廳,雖然興奮,但我的小弟弟確實沒有表現出應有的狀態,可能是興奮和緊張融合到一定程度,反而降低了小弟弟的積極性,這個情況到現在我還沒有得到官方科學的分析和解釋。呵呵。但此時,我單獨和萍在衛生間裡,小弟弟仿佛又回到了他適應的環境和氛圍,已經不可阻擋的要積極表現了。

  萍轉過身來,左手抓住了我已經青筋暴漲的大雞巴,右手像蛇一樣纏在了我的脖子上,嘴巴親吻著我的耳朵,我的右手也已經從撫摸、揉搓乳房改為用手指夾捏乳頭,左手自然而然的伸到了萍姐的陰部。

  哇,水,很多水,是洪水。(后來我和萍、冬做完躺在小臥室的床上休息的時候,萍才告訴我,原來在我和莎進門的之前,萍是在參與浩、冬以及欣的老公威的四人幫活動,萍剛被浩搞得有興致,我和莎就到了,作為女主人,萍不得不暫停來給我們開門,見到我之后,就決定跟先來跟我嘗試一下了。哈哈,這個騷貨,哈哈,我對自己的吸引力又增強了那麼一點點自信了)萍幫我仔細的清洗著大雞吧,我則投桃報李的幫萍將大肉球、小鮑魚、還有菊花也一並洗洗乾淨,尤其是在我洗到萍的菊花的時候,當我將沾滿浴液的中指滑進緊致的菊花時,萍握著雞巴的手,明顯用力的握了一下,之后又恢復了原來的力度。(看來萍對后門好像不太適應,但並不介意,這是我有些意外的,雖然我之前沒有參與過這樣的群P,但是看過片子,裡面多人的時候,很多是兩男一女,所以,基本上這些女人都會被前后一起貫通的,而萍的反應,好像她之前並沒有被高過后門。當然,這只是我當時的猜測。)正在分神,萍已經蹲了下去,用嘴給我的雞巴做起了漫游,她的右手將雞巴推到了肚皮上,嘴像吸盤一樣吸著我的雞巴並四周轉圈吸滑著,這跟習慣上來就直接含到嘴裡上下套弄不一樣,我個人還是喜歡萍的方式,所以,成熟一些的女人還是會更懂得男人的需求,萍的左手托著我的睪丸,將我的雞巴外圍全部吸過幾遍之后,又用舌頭舔揉著睪丸,還時不時將其中的一顆睪丸含到嘴裡蠕動,最後萍張大了嘴巴,將我的雞巴整個吞進了嘴裡,頻率很快的前后活塞著,我扶著萍的頭,享受著,腿微微彎曲的配合著。那種酥麻癢熱的感覺……「吱嘎」,衛生間的門開了,我趕忙睜開了眼睛,看見一個27、8歲的短發女人探頭進來說:「還沒洗完啊?」萍把嘴鬆開了我雞巴,右手卻沒有停止上下套弄,轉頭看了看,對著女人說:「你們完事了?」「嗯,我老公和莎忙活呢,威去幫你家老段忙活欣去了,你們能不能快點?」(原來這個就是冬)「你要洗洗嗎?」萍站了起來。

  「嗯,威射了我一身,我得衝衝。」「洗吧,這是亮,莎的朋友。」「聽說了。」然后眼睛盯著萍握著的雞巴,「挺大啊。」「比你家浩的大,你來伺候伺候帥哥?哈哈……」萍說著,手反而握的更緊,套弄得更快了。

  「她還行嗎?」我一邊扣著萍的逼,一邊說道。

  「我得先衝衝,你們繼續吧。」冬說著從我們身邊側身繞了過去,走到了花灑下面。

  冬的皮膚在女人裡面算是黑的,但身上的肉很緊實,胸不大,有些平,屁股很翹。

  我右手扣著萍的騷逼,左手捏著萍的乳頭,雞巴被萍套弄著,看著萍騷媚的眼神,我一把將萍轉了過去,正對著洗手盆前的鏡子,萍配合的撅起了屁股,我將雞巴狠狠的捅了進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「太大了,大雞巴。」「啪,啪……」我一邊用力的操著,左手一邊扶著,一邊打著萍的屁股,右手抓著萍的頭髮,讓她抬頭看自己在鏡子裡咬著嘴唇的表情。

  寫到這裡,有些老狼可能會察覺到,我稍微泄露了一些我的個人愛好,事實上,我確實有些SM傾向。我也接觸過一些SM的愛好者,個人感覺我跟他們還是有很大區別的,就這個問題,以后有機會再和各位探討。

  因為萍的下面已經流了好多水,所以我在鑽井的過程中,雞巴感到異常的順暢,沒有絲毫的不適,反而因為萍的水量過大,我的大雞巴在逼裡進進出出的同時,會一直弄出咕嘰咕嘰的聲音,這更刺激了我們兩個人,不對,應該是三個人,旁邊正在衝涼的冬已經慢慢停了下來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和萍,哈哈,被人欣賞的感覺原來如此之好,再看著鏡子裡面我自己已經有些抓狂的臉,以及萍特別享受的那種淫蕩表情,我的戰鬥力越發的高漲了。

  冬顯然已經不能忍受只觀摩的角色了,連身子都沒擦就已加入了進來,張嘴就咬住了我左邊的胸,右手準確的抓住了我露在外面的睪丸,還不停的刺激著萍的陰蒂。

  我也將左手的中指和無名指順勢從冬的後面伸到了她的騷逼裡面,抽插著。

  不到5分鐘,萍已經沒有力氣撐在手盆邊上了,她把身體前傾,手臂彎曲放在了理石上,上身壓在了手臂上,向后撅著屁股,腰刻意的向下壓著,使得整個騷逼能夠更完全的迎接我的大雞巴,我在不停地撞擊萍的豐滿屁股的同時,也騰出了右手,用力的抓著冬的小酥胸,左手的手指也已經從後面挪到前面進行著抽插。

  冬情不自禁的把嘴伸到了我的嘴邊,時而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,時而貪婪的吸允著我的舌頭。身前的萍配合的程度已經明降低了,而我的慾望則越來越強烈。

  「我歇會,太長了,有點頂著了,冬,你來吧。」萍帶著滿足后的虛脫,低聲的說著。

  「唔……」冬含糊的答應著,因為她的舌頭還在我的嘴裡被我用力的吸著。

  我右手用力抓著冬的頭髮,把她搬到了我的正前方,手用力壓下去,冬顯然明白我的意思,但她掙扎了一下,然后把洗手盆的水龍頭打開,用手接水將我的雞巴簡單粗暴的洗了兩把,然后蹲了下去(媽的,女人真他媽厲害,這麼緊要的關頭,她雖然沒有拒絕不戴套放進去,還想著給我先洗洗呢)……口交了一會,冬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,右手抓著雞巴,我則雙腿一彎,一頂,大雞巴就在冬小手的引導下,整根捅了進去。緊,不比較永遠分不出質量的高低,雖然萍保養的也算很好,但畢竟年紀比冬要大將近10歲,在放進冬下面之前,我還沒感覺萍的逼有松的感覺,但現在,確實冬下面的彈性更好,就像她的小嘴一下,緊緊的吸著我下面的大家夥。

  這個姿勢雖然很刺激,因為我可以看到每次進出冬臉上表情的變化,但是也很辛苦,因為冬的身材並不高,只有162左右,而我足足比她高了20多公分,所以,對腿部力量地要求還是蠻高地,這個姿勢保持了一會,大腿稍微感覺有些吃力,正好看到萍已經有些疲勞,估計是有準備離開洗手間的想法,我索性用手捧著冬的屁股,將她整個人托了起來,冬吃驚的啊了一聲,緊接著馬上雙手拼命的摟住我的脖子,並將雙腿配合的環在了我的腰上,整個過程,我的雞巴一直沒有從冬的騷逼裡抽出來。

  捧著冬的屁股,身體略為前傾,雙臂發力,將冬的屁股快速,不斷,用力的撞擊我的雞巴,哈哈,這個小妮子估計以前沒有這個姿勢操過,何況是這麼快的頻率和用力,一會的功夫,冬已經有些被大雞巴刺激的有些虛脫,原來緊緊摟著我脖子的胳膊已經變成掛在脖子上了。

  看到兩個女人都已經得到初步滿足,而我因為一直站著在做,也確實有些辛苦。

  「累了嗎?」我輕聲問冬。

  「還行,就是胳膊有些酸。」「我們出去?」「再來兩下吧。」「小騷貨,休息,休息,出去再來。」「出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?」,萍在旁邊附和著。

  「好吧。」我把冬慢慢的放了下來,大雞巴依舊堅挺著,上面掛滿了冬的騷水,在衛生間的燈光下,閃著淫蕩的光澤,這個騷貨,本少的雞巴毛都濕了。呵呵……冬又幫我簡單把雞巴洗洗了,一起走了出去。

  冬在前面,萍挽著我的胳膊,來到客廳,就見老段正半躺在沙發上,莎正撅著屁股,背對著我們,低頭在老段的腰部上下動著,莎的旁邊坐著一個偏瘦的男人,因為背對著我們,看不清多大年紀,但可以看得到他的手正一會摸著莎的屁股,一會將手指插進了莎的陰道。

  冬徑直走了過去,摟著瘦男人的脖子挑逗的說,「威,還沒緩過來啊。」「你再試試。」威瞄了冬一眼,不屑的回道,又看了看我:「你好。」「你好。」我應到。

  威長的挺標準,大眼睛,高鼻梁,但看上去就有些社會,眼睛裡多少有些陰森的光,脖子上帶著一條小拇指粗的金鏈子,身體有些瘦,但是看起來還蠻結實的。后來知道,威自己開了一家典當行,其實就是變相的高利貸。

  「你小瞧威了,剛才又讓莎用嘴給做出來一次。」老段轉過頭來,色迷迷的對冬說到。

  「浩呢?」冬問到。

  「跟欣在小屋呢。」莎終于抬起了頭,嘴角還有些口水之類的東西說著。

  「親愛的,萍姐好吧?」莎看著我問。

  「呵呵,當然,都好,都好。」我摟了摟萍,看了看冬。

  莎在跟我說話的時候,右手還在老段的雞巴上活動著。好家夥,這個時候我才看見,老段的雞巴雖然不長,但是很粗,至少比我的粗很多,尤其是那個龜頭,像個雞蛋那麼大。靠,怪不得萍的下面那麼通暢,原來不僅僅是水多的原因,還好,我的家夥比老段的要長很多,而且看起來也更硬些,否則,豈不是要輸給一個40多歲的老家夥?哈哈。

  想到這裡,摟著萍的左手不自覺的,從后背移到了屁股上,不停地摁摳著屁股溝深處的菊花。

  「就他們倆個在小屋?」萍接到了我信號,忙問道。

  「恩。」威把莎的左手拽了過來,放到了他的雞巴上。不得不承認,威雖然瘦,但是他的雞巴長得絕對標致,又長,又粗,而且,還挺白,可能是因為已經連續射了兩次的緣故,並不是很硬,莎的手稍微鬆開,就會耷拉下去。為什麼我的雞巴一直這麼黑呢?我給自己提了一個問題。呵呵。

  「你不進去幫幫你老婆的忙?」冬一邊問著,一邊將胸送到了威的嘴邊。

  「我在旁邊她還有點不適應。」威說完,就把嘴張開接住了冬小巧的乳頭。

  「欣還行,剛才跟我做的時候反應挺大。」老段忙誇獎到。

  「那就別打擾他們了,你們就在這休息?我和帥哥要進大屋了啊!」萍拉著我就要往大屋去。

  「走,一起進去躺會。」威拉著冬的手,也站了起來。

  四個人走進了大屋。房間很大,靠裡面擺了一張2米×2米的大床,燈開著,穿上鋪著絲的床照,床照上面鋪著一個紫色大花的床單,床頭的燈開著,透過編筐的燈罩,散出斑駁的燈光。

  萍將疊著擺放的兩個枕頭上拿下來一個,放到床外面,我上去,在床的最裡面半靠在了床頭上,萍和冬也依次跟著我上了床,萍靠著我,順勢趴在了我的胸前,舔咬我的乳頭,這個賤貨,剛才冬我舔的時候,她一定是看見了我的反應,知道我的胸很敏感,所以才一上來就開始舔胸。

  冬挨著萍半坐在床上,威則在躺在了冬的外面。

  萍的口活確實不錯,除了在衛生間體驗過她不錯的舔雞巴功夫,舔胸其實也是一門學問,不能太用力,也不能太輕柔,不能太快,也不能太慢,萍對火候的把握非常準確,我一邊充滿愛意的撫摸著萍的頭髮,一邊從她撐著的右臂下面伸到了她的身下,時重時輕的捏捻著她乳頭。

  我的大雞巴很快就又重振雄風了,但說實話,這次的感覺真的沒有在衛生間裡強烈,可能是因為我還不太習慣和男人一起在一個房間吧,雖然硬了,但不是由內而外的,僅僅是雞巴本身受到刺激硬起來的感覺,所以我並不是特別的想插進去,只想繼續這個姿勢。

  此時,床的外面,因為威和冬在我剛剛進門的時候,已經做過一次,再加上莎又給威口出來一次,所以威也是半閉著眼睛在那裡享受冬的口交。

  冬一邊裹著威的雞巴,一邊看著這邊的情形,一邊用手撥弄著威的乳頭。

  而萍則更換了工作地點,將重點放在了下面,她跪在我的兩腿之間,不停地裹允著我的龜頭,不時的還用牙齒輕輕咬咬我的馬眼,賤貨,看來是想繼續衛生間的活動啊。不知道這裡的各位男性谷友是否也有同感?雞巴是否硬漲,是有兩種狀態,一是心動,情動,雞巴動,一種是,純粹的外界刺激導致雞巴硬起來,這兩種感覺完全不同,第二種很快就能再軟下來。

  腳邊的女人這麼賣力,我也漸漸適應了旁邊躺著個男人的環境,雞巴的硬度也就越來越好,伸手拍了拍萍的臉,「萍,上來啊。」「嗯。」接到我的指示,萍迅速的給我戴上了一個套,坐了上來。

  冬也許是受了我們的刺激,動作的幅度也越來越快起來。

  「啊,大雞巴真長,頂到頭了。」萍晃蕩著兩個大奶子,有些誇張的叫著。

  這可能也是女人虛榮心的一種,畢竟現在她在享用雞巴。

  而旁邊的冬則還在做著準備工作。威也睜開了眼睛,把上身抬了起來,左手將冬的頭按在了他的雞巴上,右手抓著萍的奶子。

  我當然也不能閑著,左右的大拇指伸到了我和萍的連接處,向上刺激起了萍的陰蒂。

  「唔,唔……」也許是威壓的太用力,導致雞巴頂到了冬的嗓子,冬干嘔了幾聲,把頭抬了起來,嘴裡有幾絲黏黏的東西留在了威的雞巴上。

  「你想頂死我啊?自己那個東西那麼大,還那麼用力。」冬嗔罵到。

  「哈哈……」威收回了摸萍奶子的手,下了床,把冬拽了起來,讓冬對著我和萍,雙腿跪在床邊,威雙手把著冬的腰,撕開一包避孕套,戴上之后,一下子把雞巴捅了進去。冬低頭用力向后迎合著威的衝擊,時不時的抬頭看看萍起伏時我露出的半截雞巴。

  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冬的上半身,左手兜住冬的小胸,用力的揉捏著,然后用兩個手指用力夾著小乳頭,並狠狠的向下拽著。不知是不是剛剛和冬做過一次,就本能希望將冬視為自己所有的原因,當我現在看到她正淫蕩的向后用力迎合的著威的大雞吧的時候,手指的力度確實是非常的大,看的出,冬的表情也已經表現出了痛苦,也可能這種痛苦在這樣一個情景下,更加刺激了冬的淫欲,總之,冬沒有反抗,也沒有拒絕,反而更用力的動著,更大聲的叫著。

  「啊……」「哦……」「嗯……」兩個女人的聲音此起彼伏,互相攀比著喊著,放縱著。

  萍在我的身上起起落落不下幾百下每次都能刺激到我的龜頭,以及手裡捏著的乳頭,加上兩個女人被操的時候發出的叫聲,一直憋著的快感瞬間如潮水般從頭部一直向身體的各個末梢蔓延著。

  「射到嘴裡,好不好?」我大聲喊道。

  「嗯。」萍一邊加快速度的上下坐著,一邊回答。

  「快來了,快,快。」我感覺自己已經快爆炸了。萍連忙爬了下去,用手抓著我的雞巴,一把扯下套子,嘴隨之含住了雞巴,「啊,啊……」伴隨著大雞巴一股股的顫抖,我的精子悉數射進萍嘴裡的同時,我發出了低沉的嘶吼,而手上夾捏的力度也隨著強烈的感覺而不自覺的變成了擰捏。

  萍小心的將龜頭一點點從嘴裡褪了出來,最後還在馬眼上面仔細的吸了吸,跑了出去,估計我的億萬子孫又被吐在了馬桶裡面,可惜,可惜,多少個未來的國家領袖們啊。

  最可憐的要算是冬,因為剛剛我捏她乳頭的力度過大,在配合我的喊聲,大叫了一聲之后,冬的身體已經痛的趴在了床上,這個姿勢讓我這個欣賞者看起來,反而更加的舒服,冬光滑的腰部輪廓,曲線終端是一個更有弧線的小巧而具彈性的屁股,威正在屁股後面有節奏的操著,時不時露出一段雞巴。

  呼,這種場景真棒。

  看的正過癮,威急速衝刺了十幾下,停了下來,有些氣喘的說道對冬說道:

  「有點累了,我也歇會。」冬向我這邊爬了爬,順勢趴在了床上,威則仍然半靠在床邊,順手從床邊拿起煙,給我根,點著后自己也抽了起來。

  萍從外面進來,看到大家都已經停了下來,母性的摸了摸威已經耷拉下來的雞巴,「寶貝辛苦了。」然后爬過趴在床上的冬,躺在了我的裡面,關心的問:

  「適應嗎?」「挺好。」「舒服嗎?」「恩。」「我也感覺到了,剛才你射了好多。」「嘿嘿……」「我下面松不松?」「不松,挺好的。」雖然我明知道跟冬的比,萍是松的,但是只有智障才會在女人問這種問題的時候如實回答,好不好?

  「莎說你是做工程的。」「恩,主要跟大中型製造企業打交道。」「經常來沈陽嗎?」「一個月一兩次吧。」「那沒事就過來玩吧,大家都是很多年的朋友了。」「沒問題。」說話間,我一直把手伸到冬的身子底下,輕輕的揉著冬的乳房,算是為剛才對她的傷害做些補償吧。

  「出去待會?」我問萍。

  「好,」萍答應著。

  「你再躺會?」我抖抖冬的胸,看看威問到。

  「嗯,我們再在屋裡歇會。」威摸著冬的屁股說道。

  萍跟著我起身下床,剛剛拉開門,莎就出現在了門口,「結束了?」「啊。」「我還想湊熱鬧呢。」「沒熱鬧了,你跟威和冬玩一會吧。」萍笑著說。

  「拉倒吧。」威在裡面喊著,「累不累?」莎跟著我們又出來了,問我:「你說呢?」「我還想陪陪你呢,累就歇會吧。」「沙發上有人嗎?」我問。

  「沒有,都進小屋了。」莎說。

  「走,去看會電視吧」我接著說。

  來到客廳,「你們兩個看電視,我去看看欣,剛來別讓那兩個老爺們給弄大了。」萍說著,走向了小屋。

  「怎麼樣?感覺?」坐在沙發上,莎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。

  「不錯,謝謝你。」我獎賞似的捏了捏莎的胸,把她摟了過來。

  「剛才萍姐進小屋跟我們說,你不錯。」莎順勢躺在了我的腿上,仰面對著我說。

  「你還用聽萍姐說?」我輕輕打了她屁股一下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在她們面前表現的怎麼樣嘛?」莎調皮的說。

  「9點多了?」看電視屏幕上的時間,我自言自語道。

  「是啊,累不,還玩會不?」莎問。

  「歇會吧,一會再說。」我答道。

  其實是我自己有個小心眼,從我進到這裡,第一個看見的欣身上確實有著某種力量在吸引著我,我也能感覺到欣雖然沒有正視過我,但她對我的感覺也一定不錯,不知道是因為我還沒有上過她,稍微有些遺憾,才有的這種感覺,還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氣場,有著互相吸引的地方。事實證明,我和欣是有著互相吸引的氣場的,因為在這次之后,我雖然沒有再參加他們的活動,但欣還是幾次到大連和我相聚。

  「哎呀,累死我了。」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。我扭頭一看,一個年輕人,個子不高,有些胖,肚子明顯突出,長得也挺富態,圓圓的臉上,一雙精明的小眼睛,這就是我進門到現在才看見的浩。

  「你也完事了?哥們。」浩自來熟的問我。

  「你跟欣完事了?」莎插話道。

  「恩,今天射了兩次。」浩略帶驕傲的說。

  「哼!」莎不屑的動了一下鼻子。

  「喝水不?」浩問。

  「好,都來寶礦力吧,飯桌上的袋子裡有。」浩遞給我們一人一瓶寶礦力,自己拿了一個紅牛,打開,一口氣喝了下去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莎的旁邊。

  三個人就這麼光著身子,卻毫無雜念的看著電視,聊著天,也許,國外的天體營也就是這麼一種狀況吧。我的腦子又開始神游了。通過聊天,知道浩是在上海一家外企沈陽辦事處,冬是當地一家超市的物管,兩個人結婚5年了,還沒要孩子,看的出,在他們家裡,冬是實權派。

  過了一會,老段和萍也從小屋裡面走了出來,倆人分別拿了一個飲料,萍坐在了我的旁邊,老段坐在了茶幾旁邊的椅子上。

  「欣呢?」莎扭頭看著萍問到。

  「在裡面躺著休息呢,還是有點放不開。」萍說。

  「是,剛才一動不動的,呵呵……」浩接著說。

  「我剛才不進去好了,是不是我進去影響到她和你了?」萍看著老段問。

  「不是吧?她可能跟浩做累了。」老段忙安慰到。

  「是嗎?剛才我和段哥的時候,我看她和浩挺自然啊?」莎說著疑惑看了看浩。

  「你像個小蕩婦似的,誰看見你都樂樂呵呵的。」老段說。

  「第一次都這樣,」老段說完看了看我,接著說:「尤其是女人。」「呵呵……」我理解的笑笑。

  正說著,欣從小屋裡也走了出來,有點意外的是,她又把那條裙子穿上出來的,這樣,她就成了房間裡唯一穿著衣服的女人,別說,當大家都是光著身子的時候,反而穿著衣服的女人倒更有一些味道,也讓我覺得更加性感一些,這個感覺不知道是因為她與眾不同,還是因為只有她我還沒有上過。

  「上這來坐吧。」看到客廳裡已經沒有位置,浩懂事的站了起來,「我進去看看冬。」說完走向了大屋。

  於是欣坐在了浩剛才的位置,老段像她靠了靠,一邊跟我們繼續聊天,一邊直接把手伸到了欣的裙子裡,慢慢撫摸起來,而欣這時倒沒有拒絕,反而表現的比較配合,只是雙手有些不知放倒哪裡好似的握在了一起,看到欣並沒有過多的不自然,老段受到了鼓勵,從椅子上挪到了沙發上,莎也非常識時務的從我右手邊站了起來,繞到我得左邊和萍姐擠擠坐在了沙發的邊上,這樣欣就坐在了我和老段中間,我的旁邊是擠在一起的莎和萍。

  五個人同時坐在沙發上,自然顯得稍微有些擁擠,而老段並沒有因為地方小而將動作停下來,反而將欣的裙子推到了腰部,用手撫摸起陰部,欣顯然用於悶騷型的,雖然外面穿著長裙,但裙子裡面完全真空。(不許看,只許干那類型的,哈哈。)我就特別佩服我自己總是能在關鍵時刻,神游一會,但很快就能再回到現實當中,這邊老段已經開始用手指抽插起了陰戶,嘴巴湊在欣的耳朵邊,伸出濕漉漉的舌頭,幅度很大的裡裡外外的舔著欣的耳朵,發出了一陣陣細細簌簌的聲音。

  不知道是因為下面被老段的手指捅得太有感覺,身體軟了,還是因為耳朵被老段親的太癢,有些受不了,還是含蓄的對我進行勾引(反正我總是這麼盲目自信),哈哈,反正欣的身體已經一點點向我的懷裡倒過來,呵呵,這要是我進屋那會,我一定是不知所措的,可現在,哼哼,我不僅已經完全適應了,而且熟練掌握了這裡的遊戲規則——放鬆,想做就做。哈哈。到手的小肥肉,你哪裡跑?

  我勇敢的接過了欣的上身,雙手從欣修長的脖子兩側穿過裙子的領口,實實在在的攀到了乳峰之巔。

  飽滿,結實,細膩,軟滑,高彈,這幾個詞矛盾嗎?如果不矛盾的話,我就一起都用在形容欣的乳房上了,反正就是一個字——舒服。

  這裡我再多啰嗦幾句,我個人的觀點,女人的性感主要有以下幾個部位:

  一,手,柔軟,白皙,修長為標準;有一雙漂亮手的女人對我有很強的吸引力,二,臀,緊實,肉感,微翹為標準;一個翹翹的屁股,可以彌補很多身體其他的缺陷。三,脖子,修長白皙的脖子,再加上漂亮的鎖骨,對我來講,簡直就是無法抗拒的誘惑。

  其實,通過我長期的觀察和總結,能夠滿足這三條的女人基本上也一定是身材很好,氣質不錯的女人。不知是否能夠和各位達成共識,歡迎探討。

  話回正題。

  欣的胸比冬的大,比萍的緊,尤其是那個小乳頭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一定不相信結婚幾年的女人還能有這樣成色的乳房,如果我第一次單獨和欣接觸,看到這樣的乳房,你讓我相信這個女人剛剛破處不久都有可能。黃豆粒大小的乳頭,而且是粉色的,包括乳暈都是淡粉色的,恨啊,這麼好的尤物,居然讓威給娶了,而且威居然忍心拿出來跟人分享,而且距讓讓浩那個沒有品的家夥先給分享了,唉,可惜,可憐,可恨阿。哈哈。

  正想著,老段已經蹲在了地上,趴在欣的陰戶上賣力的舔,吸,裹著,老家夥,挺用功啊,下血本啊。

  「段哥的舌頭相當厲害了。」莎這個時候趴在我耳邊壞壞的說道。(媽的,生怕我忘了你剛才跟他做過,是不是?騷貨,等回酒店看我怎麼收拾你!)欣的表現仍然有一些扭捏,緊閉著眼睛,但是她的頭已經完全躺在了我的腿上,小手已經不知什麼時候,抓住了我的雞巴,頭正努力的向我的雞巴靠攏著,我稍稍搬了一下欣的上身,手撫摸著欣的臉,欣閉著眼睛,張開嘴巴,小心地把我的龜頭含在了嘴裡,老段看到了我們的姿勢,不僅沒有任何介意我參與的表示,反而像是受到了刺激和鼓勵,嘴巴像吸盤一樣緊緊的將欣的陰唇和陰蒂吸住,不停的的左右上下微微晃動著,「呼……唔……」欣喘了一口粗氣,這次已經完全放棄了羞怯,動情地用力按住老段的頭,老段也已經完全進入了有些瘋魔的狀態,整個頭埋在了欣的兩腿之間,低頭努力工作著。

  我的雞巴受到了冷落,看看現在的姿勢,欣已經女工完全沒有辦法繼續照顧我的大雞巴,我果斷地站了起來,站起來之后才發現,萍和莎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,估計兩個騷貨又跑去跟浩和威一個房間胡鬧去了,對啊,那個房間還有不久之前被我虐胸的冬,沒準他們又能搞出一些花樣出來,不過現在是沒有功夫再多考慮他們了,先把眼前的小欣欣辦了再說。

  由於老段一直牢牢霸占著欣的下半身,害得我只能在欣的上半身打打主意了。看著欣已經完全平躺在了沙發上,老段的身體也因為欣的騷逼帶動著老段的嘴,老段的嘴帶動著脖子,脖子帶動著上身,上身帶動著屁股,屁股帶動著大腿,還有最後的腳,老段的身子也已經跪在得沙發上,哈哈,別嫌我墨跡,老段趴到床上得整個流程真的是這樣的,主要是因為老段太他媽的過分了,不知道是不是防止我捷雞巴先操,反正他的嘴就一直沒鬆開過欣的下面。

  我英明而又果斷地轉身,抬腿,正對著欣的臉,跨在了她的脖子上,膝蓋跪在沙發上,大腿直立,身體前傾,將我的大雞巴結結實實,整根捅進了欣正在大口喘氣的小嘴裡,看著欣瞪大的眼睛還有塞得鼓鼓的腮幫子,雞巴越發的挺漲了,為了能夠更好的配合我的大雞巴進出,我用右手輕輕托著欣的頭,好讓她的嗓子可以達到更合適的角度。

  欣的眼睛突然瞪了起來,頭也向后用力閃著,好像要脫離我的大雞巴,這時身后傳來了老段的一聲長叫,我知道,老家夥應該已經開始打井采油的工作了。

  我右手繼續托著欣的頭,左手挪到身后想要在捏捏她的乳頭,增強一些刺激,結果,悲催的是摸到了一只又寬又厚的大手,老段你他媽的用著下面,還占著上面,死不吃虧的主。

  去球,專心操嘴。一下,兩下……十下,二十下,雖然欣沒有再擺脫大雞巴得舉動,也很配合,但確實沒有放到小逼裡舒服,加上欣口交的技術和經驗確實太過一般,俺的大寶貝好幾次都被她的牙齒咬到了。不行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一會我的大雞巴不就得變成漏勺啊?

  想到這裡,我把雞巴從欣的嘴裡抽了出來,抽出來的時候帶出一些口水,俺幫她把小嘴抹了抹,就站了起來。老段看到我給他把欣的上半身空出來了,整個人趴在了欣的身上動作著,哈哈,原來老小子剛才也累夠嗆。媽的,早知道我再堅持一會,老小子就該主動讓位了。

  讓你先過過癮,我就不信你還不結束了,反正哥剛剛射完,暫時還不著急,我就這樣,站在他們兩個人旁邊,一邊欣賞,一邊用手幫助大雞巴保持興奮。

  欣的嘴巴得到了放鬆,叫聲也順暢了很多,嗯嗯,啊啊的叫了起來,又過了一會,老段的動作明顯有些放慢了,抬頭看了看我,雖然很慢了,但看得出來,老小子還在堅持著,終于,老家夥猛干了幾下之后不動了,拔出來的時候,老夥計的安全套裡面什麼都沒有,哈哈,得色大了吧,沒有貨了吧?

  老段吃力地從欣的身上爬了起來,轉身坐在了沙發角落,轉過來看看欣,她正無力的癱在沙發上,胸口一起一伏的,看得出欣也累得夠嗆,而我因為站著的時間有些長,雖然雞巴一直被我的五兄弟照顧著,但也確實沒有了應有的英姿,所以,我決定暫停激烈運動。伸手把欣的頭抱起來,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又把她的頭輕輕放在了我的腿上,左手溫柔的撫摸著欣的頭髮和臉頰,右手在欣的身體上慢慢來回游走,欣轉了一個身,像小貓一樣,蜷伏在我的腿上,手自然的放在我的雞巴上,輕輕撫摸著。

  這時,老段起身去衛生間洗澡去了,莎和萍還在和浩兩口子以及威在大屋裡沒有出來,客廳裡只剩下我和欣,我摟著欣的頭。

  欣抬起頭關心的問:「我壓著你的腿,累不?」「不累,傻丫頭。」「咱們進小屋躺會啊?」「好。」說完,欣要起身下沙發,我一手摟著欣的脖子,一手兜著欣的腿彎,把她抱了起來,欣欣賞的看了看我,將她的藕臂繞在我的脖子上,順勢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。

  來到小屋,看到床上亂七八糟的樣子,不難想象剛才老段\ 浩\ 莎,還有欣在這個屋子裡時淫亂的場面。

  我輕輕把欣放到了床上,欣坐起來簡單鋪了鋪床單,張開手臂,等待著我的懷抱。上床躺在欣的身邊,伸手將她摟在了懷裡,欣將頭伏在了我的胸口,腿自然的搭在了我的身上,眼睛看著我,小手玩弄著我的乳頭,臉上露出了嫵媚又有些羞澀的神態,而我也將欣的胸仔細把玩著。

  兩個人沒有講話,就這麼互相看著,撫摸著,揉搓著,慢慢的我們兩個人的情緒已經有些高漲,嘴自然緊緊地吸到了一起,欣柔軟的舌頭,像調皮的孩子渴望了解這個世界一樣,在我的嘴身上探索著,耳垂,脖子,胸口,乳頭,小腹,肚臍眼,一直向下,越過了她攥著的雞巴,一直向下,腳指頭,可愛的欣,欣令我驚喜地含住了我的腳趾,並不停的舔,允,裹著。

  我靠,太他媽刺激了,說真的,比舔雞巴舒服多了,不僅僅舔腳指,連腳心都被欣捧了起來,認真地舔著。不行了。

  我沒等欣舔另一只腳,一把推倒欣,沒帶套子就捅了進去。期間我們合作的非常默契,我向下的時候,欣會劈腿上迎,我頻率加快的時候,欣會把腿纏在我的腰上,我把手指伸到欣屁眼的時候,欣會微微抬起屁股,方便我的手指進出。

  總之,這個女人太棒了。她毫不拒絕我的任何想法和動作,對我的所有要求都無條件接受。我喜歡她。我喜歡她的婉約我喜歡她的不張揚,我喜歡她的順從,我喜歡她的內淫。

  做了至少有半個小時,最終在欣的同意下,我內射了,射精的一瞬間,我感覺到了欣陰道裡面的痙攣,欣的高潮也來了。完美的做愛。真的是完美。

  我和欣在小屋簡單休息了一下,互相留了電話之后,就從小屋走了出去。

  來到客廳的時候,發現其他人也都結束了,這個時候時間已經將近11點了,浩和冬已經穿好衣服,準備要回家了,而莎正和老段摟在一起,準備送他們兩口子,萍陪著威坐在沙發上,手還在安慰著威的雞巴。

  看到我們出來,冬和浩跟我打了個招呼,就先走了。

  我和莎也在衝洗之后,告別了老段和威兩口子,走的時候,萍姐一再囑咐,再來沈陽提前電話一下,大家聚聚,威一直沒有太多的表情,尤其是最後我和欣從小屋出來的時候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剛剛上了他的老婆,我感覺好像他的情緒沒有一開始那麼愉快。嘿嘿。